新飞归队国企能否重生?外资水土不服 发展错失良机_央广网

2018-09-17 01:23

  7月6日,河南新飞电器有限公司(下称“新飞电器”)名下部分土地、房产及建筑等低效资产以1.15亿元的起拍价成交,竞买者为河南新飞投资有限公司。新飞投资的唯一股东是新乡投资集团,主要负责新乡市部分国有股权、债权管理及市政府项目的投资运营工作。此前,6月29日,新飞电器股权公开拍卖成交,安徽康佳电器科技有限公司以4.55亿元竞拍成功。至此,历经13年外资控股的新飞电器再次回归国企行列。

  “新飞广告做得好,不如新飞冰箱好。”从曾经的冰箱行业“四朵金花”到重整拍卖,新飞电器历经沉浮起落。行业专家表示,国有企业在改制、转型等关键期一定要把握住时代脉搏,紧跟市场发展,锐意创新才能不断擦亮品牌,引领中国制造高质量发展。

  工厂停工 销售遇冷

  7月2日下午5点半,记者来到位于河南新乡市的新飞电器,大门上方还挂着“新新飞 新发展 新飞电器2018隆重开工”的条幅,本应是下班时间,但工厂静悄悄,基本没人出入,厂门口仅有一名保安值班。保安说,目前生产线已全部停工,工人也不再来上班。

  曾名噪一时的新飞电器,是新乡本地最大的家电制造企业,被称作中国冰箱行业的“四朵金花”之一,销售网点遍布全国,在新乡市更是有密集的销售点,但目前大部分面临着关门和停售的问题。

  记者在新飞电器工厂对面的一家新飞电器专卖店看到,店内只有一名店员,门庭冷落没有顾客。位于新飞大道上的一家还挂着新飞电器招牌的专卖店,已经大门紧锁,玻璃上写着“招租”的大字。记者在国美电器新乡平原路店3楼看到了新飞电器的专柜,但没有销售人员。商场生活家电销售部负责人说,新飞电器之前一直在商场有销售专柜,但因为企业停工停产,商场担心新飞的销售和售后服务跟不上,从5月份开始已经不允许其在商场销售。

  新飞电器的前身是创建于1958年的新乡无线电设备厂,1983年刘炳银出任厂长开始转型之路,第二年成立了新乡电冰箱厂。1986年至1996年,是新飞快速发展的辉煌十年,新飞冰箱成为全国公认的名牌产品,与海尔、容声、美菱并列中国冰箱业“四朵金花”。有数据显示,2002年,新飞冰箱的产销总量跃居中国冰箱行业前两强,在国内市场占有率高达18.88%以上。

  在招商引资大潮下,1994年新加坡企业丰隆亚洲入股新飞电器,2005年通过股权转让,丰隆亚洲成为新飞电器决策者。国际资本进驻并未让新飞电器实现飞跃,业绩反而快速下行。据《新飞公司重整计划》显示,新飞电器申请重整的原因是资金链断裂,不能清偿到期债务,并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。截至2017年10月30日新飞电器申请重整,其债务已经达到23亿元,一代冰箱巨头轰然倒下。

  30余年的发展史,让新飞电器不仅仅是一家企业,而且成了地方的品牌和人们难以磨灭的记忆。

  新飞电器重整拍卖让不少新乡市民颇有感慨。新乡市民付继民说:“我家两台冰箱都是新飞的,质量好、服务好、牌子硬,是新乡的门面,以前出了河南省,不少人不知道新乡这个城市但知道新飞,这么好的企业说倒就倒了真可惜。”

  一些在新飞工作了多年的老工人也充满不舍。一位在新乡工作了近20年的老员工说:“厂子一天不倒,我就一天不走。”

  外资水土不服 错失发展良机

  记者采访了解到,上世纪90年代,新飞电器快速发展,企业规模不断扩大,需要资本的投入,而在当时国内招商引资风潮兴起的大环境之下,新飞电器与新加坡企业丰隆亚洲走到了一起。在外资入股初期,资本的注入推动了新飞电器快速发展,但问题也不断累积,最终酝酿危机。

  首先是外资进入“水土不服”,经营管理决策失误。新飞电器管理人代表沈雨晗说,新飞电器大股东丰隆亚洲的母公司主营投资和房地产,对白色家电行业并不熟悉,主要通过派驻职业经理人对企业进行管理,对新飞电器也没有设置明确的KPI指标,新飞电器连年亏损,没有管理层因此受到处罚。而且从2010年以后,新飞电器决策高层频繁变动,高层对新飞电器缺乏感情也缺乏了解,老新飞中层对高层决策也不认同,导致两个管理层间严重脱节,致使企业经营管理不善,“从采购环节开始就在亏损”。

  其次是创新不足,错失发展良机。2010年后,我国冰箱行业进入消费升级阶段,市场提出了多元需求,海尔、美的等品牌更加注重设计感和创新,产品升级换代速度加快。然而此时的新飞电器,在外资控股后,技术研发人才大量流失,甚至有人认为新飞的研发部门已经“形同虚设”,缺乏创新竞争力,导致新飞的绝大部分产品仍以中低端为主,局限在区域和三四级市场,错过了市场发展机遇。

  此外,据北京金杜律师事务所企业破产重整业务负责人分析,白色家电市场是最早从计划经济转向市场经济的领域,市场竞争十分激烈,冰箱制造产业的上游供应链涨价,但下游市场在企业的充分竞争下又趋向需求饱和,在激烈的价格竞争压力下,新飞电器靠刚需拉动的固有盈利模式,难以突出重围继续开拓市场,企业盈利变得越来越困难。

  盼留住人才重振品牌

  记者采访了解到,新飞电器在几年前就已露出了颓势,一些工人已提前“自谋生路”,但截至破产重组前,新飞电器还有5500多名在职职工,如何妥善解决好这批职工的安置是此次重整的一个重要任务。

  任彦党曾是新飞电器的工人,2013年他主动离开企业转行开出租车。“好几年前效益就不好了,一周干两天休息五天,工人们干完一单就回家,等厂里通知有活了再上班。”

  据沈雨晗透露,截至破产时,新飞电器没有拖欠工人工资,但是工人的工资收入已经很低了,新乡市的平均工资是3400元左右,但新飞电器的平均工资只有2700元。

  新飞电器管理人介绍,从开始破产重整,企业就安排了1800多名职工在家休息,领取70%的工资。从今年6月1日起,已经开始实施安置方案,根据劳动合同法和企业破产法规定,按照一年工龄一个月工资的标准,对员工支付补偿金,总金额1.58亿元,拍卖完成后,将尽快妥善履行安置方案,向工人支付补偿金。

  历经沉浮起落,黯然落幕的新飞电器并非一无所有,多年深耕培育打造的金字招牌,烙印在消费者心中的品质形象,是留给中国制造的财富,香港王中王特马,也是民族品牌重振高飞的希望。此次收购新飞电器,康佳在一定程度上也是看中了新飞电器的品牌。

  新飞电器市场部的一位负责人说,新飞电器的品牌一定还会再次振兴,但就怕停工停产这段时间流失掉一些经验丰富的老师傅,一批成熟的产业工人是新飞电器宝贵的资产,一旦这些员工离开,新飞电器即便品牌活过来也可能难再辉煌。希望相关部门能够切实保障工人权益不受侵害,最大可能留住人才,为企业重生蓄力。对此,新飞电器管理人表示,新投资人接手新飞,员工聘用将会遵循双向选择原则,当地政府也对新投资人提出要求,在同等条件下优先录用原新飞职工,切实保障职工权益。

  一些专家表示,新飞电器想要再次高飞,创新发展是突破口,把握时代脉搏,瞄准市场创新发展,这也是中国制造高质量发展的方向。中国商业经济学会副会长宋向清还建议,未来中国制造要积极创新探索,试水产业链顶端技术和前沿设计,充分利用物联网、区块链和智能化等开展模式创新和管理变革,实现创新引领,只有这样才可能打响民族品牌,实现中国制造的高质量发展。